当前位置: 鬼故事 > 诡语考试

正在阅读:诡语考试

    准考证

    晚自修已经结束十分钟了,楼里的人也差不多走光了。唐小雨走到楼梯口时,背后传来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小雨,你的词汇书没有拿。”

    唐小雨赶忙走回304教室。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她小心翼翼地嘁了一句:“有人在吗?我来拿词汇书。”

    没有人回答,教室里传来空荡荡的回音,令她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唐小雨加快脚步,走到第三排的座位上,只见课桌上放着一本血红色封面的词汇书。她有点儿颤抖地拿起书,突然感觉背后好像有东西,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只见讲台上站着一个怪异的人。那人一身黑衣,苍白的脸在脖子上红围巾的映衬下,勾勒出一个极度诡异的轮廓来,可以看出来是个女生。


    “你、你是谁?”唐小雨突然间如同得了失语症,说起话来嘴巴不受控制。这大概是因为她突然闻到一股药水昧的缘故吧——那种味道她曾经在医院闻到过,淡淡的,可是一入鼻便令人心跳狂乱地加速。

    那个女生露出了白色的牙齿,将一张纸高高地举了起来,叉放在了讲台上,然后就僵在那里,像一个僵尸。

    教室里的空气似乎一下子被卷走了,唐小雨觉得呼吸有点儿困难。就在这时,那个女生缓缓地下蹲,只一会儿功夫身体就被讲台挡住了。唐小雨一步步地走近,绕过讲台一看,那里根本没有人。只有讲台上多了7一张纸,她拿起那张纸一看,只见上面印着:

    诡语等级考试准考证

    准考证号:134444413444444

    考生姓名:唐小雨

    考场:444座位号:44

    时间:4月4日凌晨4:44

    监考老师:马丽丽

    考生须知:带齐考试用具,旷考者死!

    看着那张准考证,唐小雨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回头拿起那本词汇书,逃出了这个诡异的自修室。

    唐小雨发现自己的脚剧烈地颤抖着,小腿似乎很快就要抽搐起来。等她跑到一楼时,才发现楼门已经被锁上了。

    唐小雨只得给准考证拍了照,将照片发给了好友苏雅美,同时附上文字:我好像遇鬼了,现在被锁在自习楼这里,你快来救我。

    等了很久,苏雅美才出现在拉闸门后面,脸色极为难看。唐小雨赶紧将那张准考证掏出来,举起来说道:“你看这个是什么?我收到一张准考证,里面说要我参加什么诡语考试。”

    “我也收到了。”苏雅美的声音极度沉重,僵硬的表情让人看着很不舒服,“我正在睡觉,突然看到墙上出现了一个漩涡,一只手从那个漩涡里伸了出来。我被惊醒后,就发现一张准考证放在我的枕头边。我转过头看那面墙时,上面画着一个红色的漩涡,快吓死我了。”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唐小雨全身开始发抖,差点儿没瘫倒在地上。

    苏雅什么也没说,而是拿出一把大钳子,很快就将拉闸门上的锁给弄开了,然后她盯着唐小雨手上的词汇书说:“你不觉得这本词汇书很奇怪吗?”


    唐小雨这才注意到这本词汇书:上面的标题写的是《诡语词汇》,封面上的标志是一个骷髅头和一只腐烂掉的耳朵,看着真的让人毛骨悚然。她赶紧打开书,里面的词汇有些看起来还是挺正常的,就是普通的中文词汇,不过读音很奇怪,而且上面标注的是“诡音”。

    “天啊!我明白了,那些人死掉之后,说话的时候发音估计会发生改变,语调也变得阴森森的。这本词汇书就是把人死后的发音总结出来了,而我们要凭借这个去考试。我的天啊!这是哪门子事儿啊?”唐小雨看着上面词汇的发音,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苏雅美看了看词汇书,仍旧面无表情。

    “你看,这里面竟然还有‘咒怨’这样的词汇,上面标注的拼音好像是‘zoyuaa’,这比日语还离谱。你说这些鬼是不是疯了?死就死了,还要故意把声音弄得那么恐怖!”唐小雨忍不住说道,尽管她说得有点儿俏皮,可是说不清为什么,苏雅美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冷汗不断往外冒。

    “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我觉得收到准考证的人一定不少,我们去了解一下情况。”苏雅美提议道。

    看起来也只有这样了。

    听力是关键

    两人一回到寝室,唐小雨就赶紧上网搜索诡语考试的新闻,苏雅美则显得闷闷不乐的。一番搜索之下,令唐小雨大吃一惊的是,她竟然搜到一则很怪异的帖子:你想在诡语考试中轻松拿到高分吗?不要再等了,听力是关键,我建议你换一只死人的耳朵。那样的话,你就可以所向披靡,轻松地听清所有的题。快点儿行动吧,我的电话:1389888****

    唐小雨差点儿就崩溃了,站起来不断踱着步。过了好一会儿,才拨打了那个人的手机:“喂,我叫唐小雨,我和好友苏雅美被迫加入了诡语考试,想向你咨询一下关于考试的事情。”

    “你们是找马毅强的啊?可是他已经不做这种生意了。”电话里面的人恐惧地说道。

    “为什么不做了啊?”唐小雨焦虑地握紧手机,竟然对着手机吼了起来。

    “吵什么啊?因为他已经死了,做不了生意了。”对方有点儿不耐烦地解释道,“不久前,马毅强接了一单换耳的活儿。好不容易费尽周折找到了一只死人的耳朵给对方换上,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死人是个恶鬼,很快就找他报仇来了。事情就发生在第二天晚上,当时马毅强正在睡觉,那个鬼从墙壁里面伸出手来,把他整个脑袋拉到墙壁里去了。我们回来的时候发现他整个脑袋都陷在墙里,死得太惨了。”


    听到这样的讲述,唐小雨赶紧挂掉了电话。电脑前的苏雅美又搜到了关于诡语考试的更多细节,看起来真的令人心惊肉跳。

    “这上面说诡语考试最难的就是听力,还说有个叫麦加惠的女生因为没通过考试被鬼杀掉了。后来她变成了女鬼,每天晚上12点,在学校小树林管理处的后墙边背诡语词汇。如果不想被听力题打败,就要知道每个词的正确读音。他们总结出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拿一个录音机将那个女鬼读的词录起来,再配合书好好听几遍,这样才能提高自己的存活率。”苏雅美说着,情不自禁地哀叹了起来,随后又低声说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样吧,我负责了解诡语考试的信息,调查一下关于麦加惠的事情。你负责去小树林录音。”

    “我去?”唐小雨吓得脸色铁青,露出不情愿的表情来。不过在看到苏雅美露出失望的神色后,她又失去了拒绝的勇气,只得说道,“我希望这些都只是恶作剧,不然我们就有大麻烦了。”

    晚上11点半,唐小雨来到小树林的管理处,躲在阴暗的房间里面,透过墙上的那个裂缝注视着外面。说起来,小树林本来是学生们的拍拖圣地,以往情侣手牵着手在夜里漫步是常事。但是自从这里闹鬼后,晚上敢来这儿的人几乎没有。此刻外面“呼呼”的风声就像鬼在哭,唐小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勇敢。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那个女鬼始终没有出现,唐小雨不由得着急起来。不知怎么的,她突然感觉背后好像站着一个人,慌忙转过身去,可是后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这时,墙外突然传来一个凄厉的女声,听起来像是有人在读词汇:“seweng,wenye……”

    那声音带着哭腔,唐小雨赶紧拿起录音机录了起来。

    那个声音一直在响着,语调还有些凄厉,听着让人不知所措。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小雨从缝隙望出去,没有人!只有一个近在咫尺的声音仍旧在响着。她吓得“啊”地惨叫一声,突然闻到一股腐烂的气味冲进了鼻子里,呛得她喘不过气来。

    “你、你是谁?”唐小雨转过身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儿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忍不住脱口问道。

    那个女孩儿根本没有开口,可是空气中却传来了凄厉诡异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在说:“你在录我读的词汇?”


    那个女生步步逼近,唐小雨头脑一片混乱,拿起墙边的一块砖头朝那个女孩儿砸了过去。过了好一会儿,当她睁开眼的时候,那个女生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只有凄厉的哭声在房间里回响着,让她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唐小雨跑回了寝室,看到苏雅美正在查资料,便扑到她的怀里喊道:“雅美,我录到了好多词汇,但是那个女生突然出现在我背后,我以为她是鬼,一时着急就用砖头砸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