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错位死亡

正在阅读:错位死亡

    1.罗虎失踪

    11月18号,早晨。6点45分,我准时起床,洗刷完毕后,对着空无一人的屋里喊一声:“妈妈,我上学去了!”

    到了学校,我刚刚坐下,班长便对我说:“班主任让你去一趟。”

    我不情愿地站起来,慢腾腾地挪到班主任办公室。

    “王泽明,你知道罗虎去哪里了吗?”班主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昨天有人看到你们一起离开学校。”

    “可出了校门,我们就各自回家了,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罗虎没有回家。”班主任眼光锐利地盯着我,“他父母找了他一夜,都没找到他。”

    “我真不知道。”我紧张地回答。班主任狐疑地说:“我看你平时和他关系挺好,还以为你知道。”

    听到班主任讲我和罗虎的关系,我的身体陡然一阵不舒服。罗虎是我的同桌,所谓的“关系好”,也就是拿我当他的小弟,每天让我给他抄作业,给他买零食,帮他做卫生,甚至有时还当他出气的沙包……

    “王泽明,你又在想什么?”


    “没,没有啊。”我有些慌乱地回应,“老师,我真不知道罗虎在哪儿。”

    班主任叹了口气,摆摆手说:“没什么事了,回去吧。”

    我出了办公室,突然看见外面的墙边站着一个熟悉的人,正是老师在找的罗虎。

    罗虎转头见我,笑着亮出两排阴森的牙:“泽明,你也在啊?”

    我有点颤抖地问:“罗虎,你怎么在这里?”

    罗虎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他在这里,班主任却看不到他?

    “我也不清楚啊,昨天你砸了我的头后,我就一直迷迷糊糊的。”说完,他拨起额头上的刘海,露出一个血洞,正不停往外冒着血。他整张脸瞬间被浓稠的血掩盖住,就像盖了个血红色的面具。

    我惊得接连退了两步,闭上眼,捂住嘴,强忍着胃内翻滚而出呕吐的欲望。


    “那学生怎么对着墙在说话?看起来怪疹人的。”

    “我看他平时就怪怪的,可能心理有点问题吧。”

    我转头一看,走廊上有两个女老师正对着我指指点点。我又把头转回来,发现罗虎不见了,面前只有一堵雪白的墙。

    那两个老师没有说错。(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我五岁时,就被医生诊断出患有自闭症。医生对妈妈说,这孩子将来和人交往,恐怕会有些困难。

    妈妈听完以后,什么话也没说,默默抱着我出了诊所。回到家后,她很认真地对我说:“泽明,妈妈相信你能做个正常的孩子,所以答应妈妈,不管以后有多难,你都要开心地活着。”

    我迎着妈妈双眸间的泪光,懵懂地点了点头。‘ 我初中毕业那年,爸爸突发急病,来不及送到医院就撒手人寰,家里一下子没了经济来源,生活的压力全压在了做家庭主妇的妈妈身上,一夜之间,妈妈憔悴了好多。

    后来有一天,妈妈对我说:“泽明,爸爸不在了,妈妈要出去工作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你可以照顾好自己吗?”

    我点了点头,我只是不想妈妈难过。然后,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带走了妈妈,我看着妈妈跟他上了一辆面包车。

    从此以后,妈妈就没有回来过,只有每月按时寄来的汇款单,告诉我她还记挂着我。

    2.分尸

    学校里的时间似乎要比外面慢许多,像蜗牛一样慢慢攀爬,令人烦躁不堪。熬过两节课,我把头埋在课桌上,就再也不想抬起来了。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我出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往各个零售店跑,用身上所有的钱都买了盐,在售货员异样的眼光下,提着几大袋盐艰难地往家赶。

    回到家,我照例喊了一声:“妈妈,我回来了!”

    屋里空荡荡的,凉飕飕的风就像冰冷的叹息声。刚进客厅,空气中的血腥味立刻扑面而来。

    尽管昨晚努力清洗了大半夜,用了好几桶水,可墙上还是留下了不少血斑,就像一张干净的脸上长满了红色的癣,触目惊心。

    我提着几袋盐走进了浴室。

    此时,浴室里到处都是猩红的水。有具尸体浸泡在浴缸里,等着我处理。

    昨天晚上,罗虎突然来到我家,他一身酒臭,显然来之前喝了很多酒,刚进我家没多久,就吐了一地。我忍着恶臭把他拉到沙发上,然后提着拖把和水桶清理秽物。


    罗虎满不在乎地哼着歌,他拿起电话旁的相框,里面是我和妈妈的合影。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一样,问我:“泽明,你知不知道你妈妈在外面做什么工作?”

    我摇了摇头。

    罗虎神秘地说道:“那你想知道你妈妈是干啥的不?”

    “你知道?”我狐疑地问。(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我当然知道,你妈妈是个卖的。”罗虎把嘴巴凑到我耳边,悄悄地说。

    “什么叫卖的?我不懂。”我一头雾水。

    可能因为喝了酒,罗虎说话开始肆无忌惮。他说,他爸爸前些天在外面出差,找了个小姐,却不想来的竟然是我的妈妈!

    ——罗虎的爸爸有一次接他放学,见过我的妈妈。

    “你说谎!”我愤怒道。

    “说真的,摊上这样的妈妈,我都替你感到害臊。”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妈?”

    “你妈妈年纪也不轻了。,还出来卖,她自己都不要脸,还怕别人说。”

    一直积压的怒火终于不可遏制地爆发了,这些日子我从他那里受到的欺凌,像幻灯片一样在我面前闪现。愤怒的火焰烧坏了理智,我抓起了烟灰缸,朝他砸了过去……

    没多久,房间里就多了一具尸体。世界上最麻烦的事情是隐藏尸体,我犹豫了一会儿,开始慢慢将罗虎砍成一块一块……

    歇息了一会儿,我将地上的尸块放进浴缸,然后把下午买来的盐通通倒进里面,雪白的盐覆盖了尸块。我曾经在某本书上看过,保存鲜肉的最好方式是用盐,这样子,在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因为尸体发出腐臭而被邻居发觉。

    在我去找妈妈前,尸体绝对不能被发现。

    3.见到妈妈

    隔天早晨,我怀揣着家里仅有的200元钱,拿着写有妈妈地址的纸条,坐上了去妈妈所在城市的车。

    接近黄昏的时候,坐车坐得晕头转向的我终于找到了纸条上所写的地址。那是一栋老旧的民居,在夜色中就像大海里一条若隐若现的船。

    上了楼,确认门牌后,我激动地抬起手,手指刚接触门铃,门突然毫无征兆地打开了,我吓了一跳。有个衣衫不整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一下撞到了我。

    然后,我看到了男人背后的身影,她看到我,惊讶地问道:“泽明,你怎么来了!”

    妈妈神色有点慌乱,她急急忙忙朝男人挥了挥手,催促道:“快走快走。”男人听了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立刻转身离开了。

    我转头看妈妈,她的头发散乱,脸上写满了憔悴,以往温柔的眼神多了一丝无奈。我轻轻地说:“妈妈,你最近好吗?”

    妈妈轻轻地点了点头。

    当晚,夜凉如水,我蜷缩在妈妈怀里,有种时光倒流到小时候的感觉。她问我,是不是在学校里出事了,受了什么委屈?

    我摇了摇头,安静地听着妈妈哼歌,就像过去一样。

    不,不太一样,因为不知何时,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是罗虎,头上带着血窟窿的罗虎。他那双灰溜溜的死鱼眼,正盯着我和妈妈。

    罗虎张开嘴笑,露出森森白牙:“王泽明,你就快要死了。”

    “泽明,怎么了?”也许是感受到我的反应,妈妈惊讶地问。

    我指着罗虎,颤声道:“妈妈,我看到房间有其他人。”

    妈妈温柔地说:“哪有,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

    我没敢再说下去,因为罗虎已经站在了妈妈旁边,不停地说:

    “王泽明,你去死吧。”

    “王泽明,你快点去死吧。”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