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颤栗日记

正在阅读:颤栗日记

    你……

    做过见不得光的事情吗?

    犯过……不能弥补的错吗?

    也许你不信,不论是多么小的错,都是有报应的。

    我知道你不怕,那么请闭上眼……

    回忆起你曾经做过什么。睁开眼……我的故事开始了————————

    9月14日

    今天的天气出奇的好,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微风吹在身上凉爽宜人,没想到初秋能有这样的好天气,让人的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马上就要开学了,这将是我步入大学的第一年,充满了兴奋和好奇。下午军训结束我和新室友们一边聊天胡侃一边邋遢的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随便扔在床上,一群年轻人聚在一起气氛非常的轻松和愉快。直到霍青父亲的到访———霍青失踪了,听到这句话仿佛周围的一切都阴郁了起来。霍青是我同寝的室友,家庭很富裕,父亲是政府的官员,为人骄纵脾气坏,但是没有什么心机。军训刚开始霍青就请事假回家了,现在已经快开学了他还是没有回来,可是据他父亲所说,这些天霍青并没有在家里,上周他半夜回到家一句话都不说脸色吓人,第二天早上他的父母醒来时发现霍青已经开车走了,本来他们以为他是去跟朋友聚会去了,可是他到现在也没有回家,也没看到他的车。霍青虽然总是一副暴脾气的样子但其实是个很胆小的人,很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也从不做任何危险的运动。他不可能谁都不通知,一个人就跑到太远的地方去,除非……我的脑海里开始慢慢浮现出上个星期霍青回家之前的事情。夕阳缓缓的被地平线淹没,寝室里光线开始变得昏暗,所有人都沉默着,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几个人影直直的映在苍白的墙上形状被拉的又细又长显得有些诡异。我仿佛透过窗子又看到了那张脸,惨白又肿胀,静静的站在楼下望着我。我能感觉到,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霍青的父亲离开之后大家也没有再讨论这件事,各自收拾东西陆续睡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几个小时都没睡着,看了看手机已经半夜两点了,房间里有些闷热,身上出了一层细细的汗很不舒服,越是难以入睡就越是觉得闷热,越热就越睡不着,恶性循环。盯着天花板上月光映出的树影奇形怪状的向外延伸,霍青的身影开始在我面前浮现。一个星期前军训刚刚开始三天,在家里被父母宠惯了的我们受不了大量的体育运动,每天回到寝室都是蒙头就睡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那天半夜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一个长着怪脸的婴儿爬到我身上张着血盆大口对着我大声的啼哭,我猛地睁开眼睛浑身都是汗,床单都被浸湿了,我慌慌张张的坐起来按着胸口喘着气,突然感觉背后有声音,我开始害怕起来,我太想知道身后到底是什么了,但是我不敢转身,自我保护意识控制着我不让我把自己至于险境,我开始胡思乱想,额头上的汗开始变凉顺着脸颊流下来。冷静一点,一定是那种梦中梦,是刚才的噩梦还没醒来,我这样安慰着自己,稍微冷静下来后我做好准备突然回头看向窗边,那里有一个人影还有星星点点的火光,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霍青正穿着睡衣在窗边抽烟,“你也没睡呢?”我穿上拖鞋走过去准备也来一根,反正也是睡不着。谁知道还没等我走过去霍青突然腾得一下站了起来定定的看向窗外,我刚要开口问他干什么,他就开始后退身体也剧烈的颤抖烟头掉在地上都没注意直接踩了上去,我正要拉住他的时候他突然以非常快的速度转身冲出了寝室,我开始喊了起来,这么大半夜的他这是要去哪啊,还穿着睡衣和拖鞋。寝室里的其他人听到我的喊声也都醒了过来忙问我出了什么事儿,我告诉他们霍青不知道被什么吓着了什么都不说就往外跑,我们一起追到楼下却哪里都找不到霍青的影子,“大门都锁了,他能跑哪去啊?”我疑惑道。“可能去别的寝室了吧,他不是跟别的班的几个人总在一起,说不定又想着一起干什么没用的事儿了,别管了,都那么大人了能出什么事儿。”陈光打着哈欠一边说一边往回走,其他几个人也说着别管了跟着往回走,只剩下我自己了也干不了什么,再说刚进入一个集体,谁也不想显得不合群,于是就跟着大家一起回屋里睡觉了。可是在我终于入睡之后,我隐隐约约开始听到撞门的声音,我心想着别是霍青回来了没带钥匙,于是起床准备开门,但是起床之后发现并不是撞门声,那有规律的撞击声好像是从楼下传来的,这时候已经大概凌晨三四点了,天已经有些蒙蒙发亮,我趴在窗边向外张望发现一辆白色的宝马m6,整辆车缓缓倒车然后突然加力向前撞向前方一个小型的假山,然后再次倒车每次都发出沉闷的撞击声,我眼看着保险杠已经松脱了引擎盖也开始有烟冒出来,这是在干什么?这样下去里面的人会死的!我立刻打开窗开始向楼下喊:“喂!!!快停下!!!!”我喊着喊着突然注意到,这辆车怎么这么眼熟,我们的学校是新校区附近连住宅楼都没有哪来的跑车?这不就是报到那天霍青开的那辆吗?“喂!!霍青!!!!”我的喊声再一次把其他室友吵醒,睡在我旁边的张文看到我在向窗外大喊于是揉着眼睛向我走过来也努力向下看着:“你怎么又在喊霍青了,你们两个是相爱了还是怎么了,这大黑天的你都能看见他?”他说完拍了拍我又准备回去继续睡了。“可是,你看,他的车,”我一边说一边指向窗外,可是,为什么,窗外安静的只能听到蛐蛐一声一声的鸣叫,对面的河面一点涟漪也没有,他的车去哪了?

    9月16日

    今天军训终于结束了,全寝决定晚上一起去找个环境好一点的网吧在包房里打一晚上DOTA,平时学校里的网速实在是太慢了。“正好没了霍青那拖后腿的咱们正好五个人,今天总算能好好打几把了。”陈光跟霍青的关系一直不好,他的双胞胎姐姐跟我们一样也考上了这所大学,但是因为某局长的儿子把名额占了这个志愿就算白报了。可是他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没法让她明年重考,他姐姐明明是个品学兼优的优等生却只能放弃学业去工作。前阵子因为想不开竟然自杀了。而这个局长就是霍青的父亲。造化弄人,没想到这样的两个人竟然被分在同一个寝室,而且霍青从表面上看也确实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人,所以陈光经常跟他找茬吵架,最近甚至因为无聊的小事动起手来,现在连霍青失踪后都343借机冷嘲热讽。不过话说回来,霍青这个人的确有些惹人讨厌,平时很爱摆阔,趁家里有几个钱,经常在我们面前炫耀。寝室里其他的人对他的印象也不好。“算了,说他干什么。”“哎对对,咱们走吧。”“对走吧走吧。”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一起出了学校。学校墙外有一条小河清澈见底一直延伸到校外。从前还可以看见很多鱼,但是最近一只都没有了。在学校西面,与小河相邻的地方有家网吧,靠河边方向有间包房正好六个座位,我们刚来报到时就发现了这个地方,曾经六个人一起来过一次。这个房间从窗户直接可以看到清澈的河水,空气清新景色也好。不过说来也怪,据说自从过了8月中旬,水塘突然变的很脏,杂草也猛长,水里还有看不出品种的大鱼游来游去,到水面呼吸时经常会把人吓一跳。到了11点多我和旁边的张文已经困的搬不开眼皮了,于是靠在一起打盹。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咚”“咚”的闷响,不太清楚,但是扰人清梦。我挥挥手拍拍旁边的陈光:“哥们儿!窗户关上吧,冷飕飕的,谁家这么缺德,大半夜的敲什么敲!”于是陈光站起来走到窗边,但是半天还没听到关窗的声音,我只好自己站起来:“唉?你干什么呐,怎么还不关啊!”我发现陈光神色有些凝重的在向下张望。听见我的声音他才回过神来匆忙的关上了窗户,关上之后还是神色怪异的向窗外看。我太困了没想太多就倒在包房里的沙发上睡着了。


    大概凌晨两点,我突然想去厕所。我睁开眼时大家基本上都睡着了,除了……陈光。他象女生一样抱住双腿蜷缩在门口,脸色铁青一直盯着墙角的方向,我看见他的瞳孔放的很大,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嘴里嘟嘟囔囔的,突然一看还真吓了我一跳,我赶忙过去拉他起来,他却一点力都用不上,拉了几次还是摔在了地上,这时他突然把胳膊抬了起来指向墙角,我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那是上次大家一起来这里时,霍青坐过的位置,而此刻让我也差点摔倒的原因是,那上面正坐一个人,正是霍青!!他的脸上都是淤泥,皮肤冻的有些发青,他的眼睛上翻着,嘴里还吐着黄黄绿绿的秽物。。。。。我张开嘴却已叫不出声!“咚”……“咚”……“咚”……声音再次传了过来,窗户怎么又开了,不是已经被陈光关上了。对,这是什么声音,这窗外是条河,根本没有住家!半夜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