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茅山鬼捕

正在阅读:茅山鬼捕

  《茅山鬼捕》作者:念响
  简介:
  茅山弟子下山捉鬼,却被人找去冲喜,跟死人结婚,帮死人冲喜!看着棺材里那具绝美的女尸,叶知秋为难了,冲,还是不冲?
好书尽在 第0001章 十年生死,凶坟鬼笑
  盛夏季节,清晨,茅山乾元观门前,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正面朝东方,盘腿而坐。
  “叶知秋,这么大的人,就不要再玩尿泥了!”门内走出来一个邋遢老道,冲着那小伙子叫道。
  “师父,我没有玩尿泥,我在打坐练功。”小伙子头也不回,淡定的说道。
  “练功?我看你不是在玩尿泥,就是在撸管!”老道重重地哼了一声。
  “师父,你有没有一点常识啊?玩尿泥是两只手一起动,撸管是单手快频率反复机械运动。我坐在这里一动不动,怎么会是玩尿泥或者撸管呢?我真的是在练功!”
  叶知秋收起膝盖上的手机,跟屏幕上的苍老师暂别,站起身,回头看着师父。
  “看你脸色潮红,呼吸不定,眼光涣散,内蕴六根不净之色,一定是在花式撸管!”老道瞪了叶知秋一眼,忽然叹气,说道:“唉,你跟着我学艺十年,如今,你我师徒缘分已尽。知秋,带着你的东西,下山去吧。”
  “啊?师父你让我下山?”叶知秋的双眼一亮。
  “唉……”老道又叹气,转过身来,无限感慨地说道:
  “为师也知道你舍不得离去,但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知秋,如果想念师父了,你就……”
  但是在老道感慨的时间里,叶知秋已经兔子一样蹿回了观门,又提着一个包裹蹿了回来,叫道:“师父再见,再见!”
  说罢,叶知秋人如离弦之箭,向山下飞奔而去。
  “哎,你个臭小子,师父还没说完,你就走了?!”老道气得吹胡子瞪眼!
  “没说完的话,师父以后托梦给我吧。我在这山上被你关了十年,今天终于可以回家了!”叶知秋飞奔而去,头也不回。
  一口气冲下半山腰,叶知秋才站住脚步,回头看着茅山主峰的方向,张开口,嗷地一声长啸!
  十年了,叶知秋都不曾离开过茅山半步,今天终于可以下山了,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长啸过后,叶知秋精神大爽,两脚生风,继续前行。
  叶知秋的老家,在皖东琅琊山区,距离茅山几百公里。
  转了三趟车,十来个小时的车程,傍晚时分,叶知秋站在了家乡的土地上。
  家乡有个很老土的名字,叫做陈牌坊。也不知道哪朝哪代,这里出过一个姓陈的贞烈女子,所以便有了这个村名,一直沿用到今天。
  印象中的家乡,和眼前的所见差不多,就是砂石路变成了水泥路,路边的楼房多了,也更加洋气了。还有就是女人们的衣服越来越短,越来越紧身,看起来更加养眼,更加诱人了。
  顺着水泥路走到尽头,向南一转弯,前方半里路外,就是陈牌坊村。
  陈牌坊最西头,孤零零的三间瓦房,便是叶知秋家的老宅。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在暮色中看起来,那三间瓦房毫无生气,凋敝凄凉。
  叶知秋叹了一口气,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但是叶知秋并没有回家,却走向了村前的田野。
  他钻进了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找个地方坐着,默默地回想往事。
  直到天色黑透,叶知秋才从玉米地里钻出来,悄悄的走向自己的家门。
  老宅里没有灯光,也没有任何动静,连狗叫声都没有。
  叶知秋知道,爷爷一个人独居,这时候应该已经睡了。
  来到西侧的围墙边,叶知秋翻墙而入,从院子里找了一把铁锹,又翻墙而出,再次走向村前的田野。
  在叶知秋家的正南方,隔着一座水塘,一里路外,有一座孤零零的坟头。
  这座坟里,埋着村子里的一个姑娘,谭思梅。
  十年前,谭思梅十八岁,服毒自杀,死在叶知秋家的门前。
  叶知秋来到坟前,合掌拜了拜,开口说道:
  “思梅姐,十年前你死的不明不白,心中一口怨气没出,所以作祟闹鬼,祸害于我。逼得我远上茅山避祸,呆了整整十年。今天我回来了,就帮你出了心中这口怨气,让你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吧!”
  说罢,叶知秋提起手里的铁锹,便在坟头正中挖了起来。
  “呵呵,呵呵呵呵……”
  叶知秋刚刚挖了三锹土,坟墓里竟然传来女子的笑声,清晰可闻!
  同时,有阴风席地卷来,顺着坟头打转,呜呜低鸣,刮得草叶飘飞。
  叶知秋暂停挖坟,侧耳听了一会儿,叹气道:“思梅姐,你做鬼十年,不知道外面的变化,现在不能说呵呵。我在网上和一个小美女聊天,就发了一句呵呵,人家就把我拉黑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
  坟墓里的东西,似乎故意和叶知秋作对,又发出了一连串的呵呵之声!
  “喜欢笑是吧,等会把你挖出来,让你笑个够!”叶知秋摇摇头,继续挖坟。
  十年的坟墓也算是老坟了,坟头土壤板结,挖起来还是蛮费力的。
  好在叶知秋有力气,七八分钟以后,已然将坟头挖开。
  在叶知秋挖坟的过程里,坟墓里的呵呵之声,一直断断续续,从未断绝。
  依稀的月色下,一副白板棺材,出现在叶知秋的眼前。
  当地有风俗,只有老人寿终正寝,所用的棺材才会刷上大红漆。
  像谭思梅这样的横死之人,就只能用白板棺材。
  当棺材完全暴露以后,刚才诡异的呵呵声竟然停止了,那盘旋的阴风也同时消失,四周一片安静。
  叶知秋看看四周,弯下腰来,将锹刃扎进棺材盖的缝隙里,缓缓用力来撬。
  这口棺材并不厚实,被叶知秋四周撬了几下,棺材盖已经松动。
  叶知秋再一用力,吱呀一声响,棺材盖的小头,被完全撬了起来。
  “师父说过,撬棺材要从小头开始,要是从大头开始,被僵尸一口气喷中,可不好玩……”叶知秋丢了铁锹,站在棺材尾后,猛地一掀棺材盖!
  棺材盖被掀开,丢在一边。
  叶知秋呼了一口气,定定神,俯身来看。
  只看了一眼,叶知秋便立刻偏开目光,低声说道:“罪过罪过……难怪思梅姐闹鬼作祟,果然棺材里有布置,怨气难出!”


第0002章 开棺招魂,恶灵复仇
  这时候,月上中天,刚好照在棺材里,亮如白昼。
  只见棺材里的女尸,穿着一套大红色的衣服,面色如生,仰脸看着天空。
  十年了,这具女尸居然不腐,而且保存的非常完好。
  女尸的胸腹上,压着一片磨盘,磨盘中间的磨眼上,又倒扣着一只小碗。
  最恐怖的是女尸的双眼,她的眼皮,被细钢丝撑住,张大到了极限,眼珠子鼓出眼眶许多。
  叶知秋扭过头来,查看被掀在一边的棺材盖,里面果然贴着一张照片——是自己小时候的照片!
  这种设置,就是民间养鬼报仇的设置,不是什么秘术,但是非常歹毒。
  死者七窍被封,胸腹之间压了磨盘,扣了小碗,会导致怨气大增。而死者的双眼被强行撑开,盯着棺材盖里面的照片或者画像,其怨气,自然而然地,就会缠上照片中的那个人。
  这座坟,正对着叶知秋家的大门,所以十年前,叶知秋每晚都会做恶梦,被女鬼的一缕怨气纠缠。最后不得已,爷爷将他送到茅山避祸。
  叶知秋再次打量着棺材里的场景,自语道:“百年树人,十年养鬼,如果我再不回来,思梅姐变成了厉鬼,恐怕再也难以超度了,唉!思梅姐的老爹也真够狠,竟然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
  叹息了一番,叶知秋打开自己的背包,取出一张黄色的纸符,贴在谭思梅的脸上,又取下了女尸眼皮上的钢丝。
  然后,叶知秋拿出一截红线,将谭思梅的双脚捆在了一起。
  做完这一切,叶知秋才拿开磨盘上的小碗,又把磨盘搬了出来,丢在一边。
  “呵呵,呵呵呵呵……”
  磨盘刚刚搬开,女尸便发出诡异的笑声来,而且胸腹之间剧烈震动,就像在大喘气一样。
  “得罪了,思梅姐!”叶知秋又取出一柄桃木剑来,在手里舞了一个剑花,一咬牙,扎在了谭思梅的胸前!
  噗地一声轻响,桃木剑应声而入,刺进了女尸的身体之中。
  “啊……”女尸一声惨叫,怨气从口中喷出,将她脸上的黄符冲上了天空!
  随后,棺材中的女尸迅速枯萎下来,顷刻间,变成了一具干尸!
  怨气泄尽,尘归尘,土归土,十年不腐的尸体,迅速变了模样。
  “思梅姐,还不出来吗?”叶知秋拔了桃木剑,冲着棺材说道。
  嗖地一声,棺材里射出一道阴风,扑向叶知秋。
  叶知秋急忙后退,右手大拇指扣住无名指,其余三指向前,喝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阴风从叶知秋的身边掠过,转了一个圈,现出一个红色的淡淡虚影来,飘在草尖上,眼神阴森森地看着叶知秋。
  叶知秋也不害怕,继续问道:“思梅姐,我是你家隔壁的叶知秋,你每天晚上给我补课,还记得吗?”
  女鬼愣了一下,似乎在回想往事。
  但是她想了片刻,什么也没有想出来,却忽然一瞪眼,张牙舞爪、面目狰狞地向叶知秋扑来!
  叶知秋摇摇头,也不躲避,等到女鬼上前,这才双掌一合,结了一个手印:“天为象,地为相。化楼台,召狱将。立牢眼,变铁床。千斤锁,万斤杖。三茅追魂印,百邪不侵,定!”
  幽暗的红光,从叶知秋的掌缝里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