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欢乐道士

正在阅读:欢乐道士

欢乐道士 作者:红籽树
尸皇出世,僵尸一族欲征伐称霸人间,羸弱的法术界危机四伏。死劫再次降临,人类是否会灭绝?一个散修,收尸伏鬼、斩妖除魔,斗恶人、抢阴兵、劫天神,专治各种牛逼不服,一路欢笑、灭尸降鬼升级,全文轻松欢快,笑死不偿命…… 第一章 鬼皇出世

“轰隆隆,轰隆隆……”西山顶上传来阵阵巨响,粗大的闪电狠狠的划过苍穹,一时间,风起云涌,西山顶上换天蔽日。

“要下雨了吗?”西山脚下,一个带着草帽,大约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抬头看了老天。他满脸狐疑:“这明明是大白天啊!”

“参见鬼皇!”大殿上,鬼殿文武百官齐齐跪下,看着龙椅缓缓成型的一个存在,众鬼丝毫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参见鬼皇!”殿门外,整齐列装的鬼甲军士,手握银枪,单膝跪地!

“鬼皇出世,三界归统!鬼皇出世,三界归统……”众鬼欢呼之声响彻云霄。

“哈,哈,哈……”正在成型的鬼皇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他很享受这种状态,马上就要出世了。

西山顶峰,鬼气、尸气、妖气、瘴气、死气滚滚涌动,这五行杀气时舒时张,但汇聚西山从未越界。

西山脚下,一个男子围着一根巨木走了好几圈。没错,就是它了,往手掌心吐了口唾沫,他拉响了油锯,对着巨木狠狠锯了下去。

“五千年了,终于让我出来了!”源源不断的五行杀气正通过西山那些被奴役的植物输入它的身体,毫无疑问,这西山就是它身体的一部分。

还差一点,就还差一点,就可以出世了,马上要大功告成了。望着下面战战栗栗的鬼官鬼将们,鬼皇仰天大笑:“吾出世,三界归统…嗷,谁特么在砍老子的脚趾头啊……”

…………
高考后,我回到了老家,一个很偏僻很偏僻的农村,老家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留下的都是妇幼老残。我是让我堂弟来街上接我的,因为从镇上到下乡骑摩托车也要走一两个小时,而且大部分都是山路。

“方哥,老家出怪事了!”在颠簸的山路前行时,堂弟开口道:“村头的王叔公昨天进山砍木材时人不见了!”

“不见了?他去哪片山伐木了?”我皱着眉头问道。老家就那点地,山不深林不茂的,凶猛的野兽早也看不见踪影了!能有什么危险?当然,千万不要去西山那带,那里有说不出的诡异。

“叔婆说他是去西山伐木的,那里的木材好……”堂弟没有再说下去。我也没有接话,一阵死一般的寂静,只有摩托车的轰鸣声。因为我们都知道,王叔公是不可能再回来了,永远都不可能回来了。

刚进村,原本很安静的山村却没有了往日的宁静,王叔公家的几个儿子回来了,他们嚷着要进山找人,而村里几个老人拦着他们死活不让他们进山,叔婆正坐在门前的地上趴着门墩在嚎啕大哭。

“这世上哪有什么神鬼啊,都是自己吓唬自己,你们别拦着,我要进山找人……”王家老大嚷嚷着道。王家老大叫王霸,名如其人,霸道的很。这个村子都姓王,大家多多少少都有点亲戚关系,王霸就是我的堂叔,但这叔伯兄弟的关系有点远,他爷爷的爷爷和我爷爷的爷爷的爸爸是亲兄弟。王霸叫嚷着,他那几个弟弟也跟着闹,非要进山不可。

我的回来本来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搁以往,爷爷奶奶肯定会杀鸡杀鸭的,然后周围几个长辈也会过来凑一桌。但如今发生了这件事,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几个老人坐在桌子上唉声叹气一直到大半夜,我有些困了,正想上床睡觉时,家里的大门突然被撞开了,王叔婆跌跌撞撞冲了进来,嚎啕大哭道:“他叔他伯,我那几个个孩子进山找人去了!”

什么?上座的王伯公是这村子最年长的,我叫他大伯公,他一向稳重,遇事重来都不会慌乱,但这一次他失态了。他泪流满面,仰天长叹。得知王叔公几个儿子都进山找人了,村里的人都围到了我家,村里其他几个伯公叔公凑在一起但什么法子都想不出来。

“人老了,也活不了几年了!”大伯公轻轻叹了口气,话说的很轻,但身旁的我却听的一清二楚。大伯公这是要干嘛?

“阿方,你跟我来一下!”他带着我撇下闹轰轰的人群去他家了。他蹒跚的走在前面,我赶紧上去扶着他。大伯公一直对我很好,甚至比对他亲孙子还好,所以,我特别特别的敬重他。

“阿方啊!你是我们村子脑子最灵活的人,这附近十里八乡也没人比的过你!以前大伯公一直想教你点东西,但是小时候的你在隔壁村子习武,大一点后又都在外面读书!一直没有时间教你!”大伯公在床头的老柜子翻出了一个包袱,层层扒开后拿出了一本泛黄的线装书。“这是一本法术的书,最基本的那种,你拿去看吧!你大伯公我学了大半辈子,就学了点皮毛,但也受益无穷啊!”

他抚摸着那本黄色的线装书,良久,他把书交到了我的手上,轻轻叹了口气。“阿方啊,大伯公给你算了一把,你能考个好大学,但大伯公恐怕喝不了你的升学酒了……”

“大伯公,你要干什么?”听到这话,我顿时大惊:“你要进山找人?”

“他们终究是我的亲侄子啊!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大伯公没再说下去,他叹了口气带着我离开了他家。

村里的人都聚在打谷场,人人持着木棒扁担嚷嚷着要进山。“大家都回去吧!”大伯公和村里其他几个老人躲在屋里商量了很久,出来后他就劝大家回去。“我懂点门道,我进山去找找吧……”这是大伯公跟众人说的最后一句话。

夜深了,雾渐渐浓了,大伯公一人手持桃木棒,一手打着手电筒,向着西山,渐行渐远……
大伯公再也没有回来了,我们也知道他再也回不来了!王叔公和他几个儿子也一样没回来!丧事办完后,村子渐渐归于宁静,那些事似乎像没有发生过。而我,开始踏上修道之路,这一年,我十八岁。

大伯公留给我的那本书叫《黄道?上》,分术、符、咒、阵四部分,都是很基础的,繁体字,我翻了几遍,感觉似乎并不难,于是我开始术练起。术,法术,我练的第一个法术叫翻天印,为什么练它,因为我觉得它的名字很牛逼,一下子就对上眼了。当照着书练了几遍后,看到手上若隐若现出现的大印时,我欣喜若狂,乐的在床上直翻跟斗。过去我压根就不信这些玩意,什么神神鬼鬼的在我眼里都是骗人的,毕竟,上学上了十二年。

“阿方,大半夜你不睡觉,鬼嚎什么!鬼上身了?”爷爷在拍着我的房门喝问道。我吓得赶紧缩进被子,不敢再出声,修道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声张,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毕竟修道这些事情放在现代社会是一件天荒夜谈的事情,搞不好,人家就当你是神经病!

那若隐若现的大印给了我继续修炼的信心,在半夜或者无人的时候,我都会掏那本书练起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的努力下,我的法术越用越顺溜,感觉威力也越来越大。现在,只欠一个可以证明的机会了!

“奶奶,柴快烧没了,我上山砍一点来!”傍晚时分,我扫了一眼墙角的柴堆,跟奶奶说了一声就拎着镰刀上山了。我来到西山边的一座小丘,酷夏季节,这里却阴冷的让人直打寒战。还没有进入西山,这里却如此诡异,那西山里面究竟是如何一番景象,我真的不敢想象。

这小山丘虽然阴冷,但树木还是挺丰盛的,干燥的树枝掉落的到处都是,我手脚麻利,很快就捡到了一大把柴,我用镰刀割了一根藤正要把柴捆起来时,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冷笑,我打了一个冷颤。妈的,遇到鬼了!我紧紧握着镰刀,村里的老人曾经说过,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一定不能把镰刀丢了,如果丢了武器就死定了。我鼓起勇气喊了一句:“哪个乌龟王八蛋在吓唬你大爷!赶紧出来让大爷我把你大卸八块!”

别说是鬼,就是人听到我这么嚣张的叫喊也会出来较量一番。“哈哈哈……”阴冷的笑声围绕在我的耳边,《黄道》那本书上说过,修为最浅显的鬼只能吓唬人,把你吓晕了,然后再吸你阳气。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我默念书上首页的静心咒,然后在眼前能看到若隐若现的一些身影,我知道这就是鬼,但毕竟我的修为太浅,只能朦朦胧胧看到这些鬼。我大概数了一下,发现应该有七八只鬼在围着我转悠。妈的,你们还玩上瘾了是吧,想到中午的鸡腿还没有吃完,而肚子现在却饿得咕咕叫,我对这些鬼就气不打一处来来。妈的,如果不是你们瞎倒腾我这会都能回到家了,说不定都啃上鸡腿了!

“翻天印!”我顺手就结了个印朝我最近的那只鬼拍去,效果怎么样我也不清楚,因为我看不真切,但它彻彻底底消失了这个我是知道的!“有用!大伯公没有骗我!”我内心一喜,又结了个印朝我脑袋上那阴影拍去,果然有效,那阴影消失了!其他几个晃悠的鬼都停了下来,估计也是被我这手惊呆了!

“不想死的都给大爷我滚蛋,不然老子全部拍死你们!”我晃了晃拳头说道。“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你们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是吧!”看着那些鬼消失,我骂了几句。

从此,我可以在这世界上横着走了,世界上我就是最牛逼的了!“哈哈哈哈……”背着柴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在内心狂笑不止,想着自己的未来,我感觉到了一片光明。所以,我要更加努力去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