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阴司升职

正在阅读:阴司升职

阴司升职
豆兵 著因为一场车祸,我来到了阴间,又因为一个屁,我被判了60年鬼寿,别人说我是阴差,其实我就是一个扫黄泉的苦劳力...【1】初入阴司
  一辆飞驰的汽车目无法纪的冲过来,只听‘嘭’的一声,我整个人向后弹起,重重的又落下。
  庆幸的是,我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之后并没有死或者昏迷,剧烈的疼痛感袭遍全身。
  我所处的位置,虽说是市区,但地处很偏僻,一晚上都不会走几辆车。所以,撞我的车主是我唯一求生的希望。
  求生意识让我睁开眼睛,向他寻求帮助。
  从车上下来了一男与女,女的明显已经被吓傻,浑身不停的颤抖,男的还点理智,看到我还活着,连忙掏出手机要打电话。可手机刚刚放在耳边的时候,女人一把夺过男人的手机。
  “你傻了?这人要是讹上我们怎么办?”女人训责男人说道。
  男人一脸犹豫,看着我左右为难,“他现在还活着,我们撞了人不救是不是太不是人了?”
  女人听到这句话,我看到她皱着眉看着我,以为她要救我。没想道女人一脸无奈的朝我说:“小兄弟,对不起,我们也不是故意的,你这样不死也残废了,倒不如来生好好做人。我还有个上高中的儿子,我们要因为这件事进去,我们家就毁了。”
  说完女人强拉硬拽把男人塞进了副驾驶座位,自己做到驾驶座位。
  我万万没想到,女人的狠毒远不止这些,只见女人加大油门,猛的朝我冲过来,毫无人性的从我身上碾压过去,带动着我朝前滚了一圈。
  我的呼吸瞬间嘎然而止,睁着的眼睛,没有能力闭合,已经感受不到丝毫疼痛。
  车子在我的前方停下来,我听到了一段小跑声,和不急不缓的高跟鞋声在我后方的水泥路上。
  “你这是在杀人。”男人惊恐的说,我的头背对着他,看到他的面目。
  “闭嘴。”女人打住男人的话,朝我走过来。看到双目圆睁眼球暴起的我,女人被吓的往后退了一步,随后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试探我的鼻息。
  “怎么样?还有没有救?”
  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女人嘴角的笑,“死了,回去谁也别说,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听见没有。”
  “可是~”
  “可是什么?你儿子还等着你挣钱上大学。”女人决绝的说道。
  我听到脚步远去的声音,汽车离开的声音,后来的后来,我什么都听不到了。只觉得很困,非常困,宁死也要睡觉。我知道我面临的不是抢救,而是死亡,对于死亡我已经无力与他抗争。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吵醒,刚刚睁开眼,一条锁链朝我脖子上扣下来,两个长相古怪的男人站在我的一左一右,其中一个男人拿着拴着我的铁链。
  “你们是谁?”我谨慎的问向他们。
  其中一个男人瞅我面前,双手板着我的头向后使劲。
  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另一个我就躺在我身后,我的腿和另一个我重合。而四周的环境,熟悉无比,就是我家。我家四处挂着白布,一面镜子被遮盖着。我所躺着的地方竟是一口棺材,身后火盆前坐着我弟弟和弟妹,在不停往火盆里烧纸。
  “胡一把,你已经死了,按照阴阳法则,你该去下面报道了。”一人不耐烦的说。
  虽说是和我说,只是通告我一声而已,不给我丝毫说话的机会,拉着铁链揪着我就往外拉。
  “疼,你们阴差不会轻点?”我不愤道,狼背着顺着他的拉我的方向爬。反正已经死了,再坏能坏到哪去?
  “哎呦?这年头啥人都有,你还知道疼?”说着朝我身上踢了一脚。
  我从地上站起身,摸摸刚才被他踢的地方,没感觉任何感觉。
  “走吧,别误了时辰。”一人提醒。
  两个人像拉一条狗一样拉着我,朝前走。
  我他娘的好歹是刚死的人,心情是不美丽的,这两个鬼差不安慰就算了,还这么虐我?不过话说就回来,我他娘的竟然没有一点伤感,我这一辈子死了死了,临了连点念想都没有。除了我舍不得这个世界之外,我估摸着也没人牵挂我吧。
  我被他们带出了门,走了一个街口,我发现这条路发生了改变,明明是死胡同却多了一条看不到头的路。
  这该不会是黄泉路吧,我要真走进去,岂不是真死了?我下意识放慢脚步,说实话,我不想走。
  ‘趴’的一声,我后背被一条鞭子打中,没有疼痛感的我感觉身上快要撕裂成了两半。“磨磨唧唧得走到啥时候,麻溜的,赶紧走。”阴差不客气的责备我。
  走出死活同,我看到不远处有一座低矮的小房子,阴差看到小房子加快速度,让我感觉我就像风筝一样任他们牵引往前漂。
  在小房子前,我刚站定,阴差一脚把我踢进了屋子。小房子在外面看很小,进来一瞧,足有百十平米,像超市一样摆放着一排一排的货架,不过上面放着的全是书。
  “来魂了。”阴差肆无忌惮的大喊道。
  “来了。”闻声,在众多书架里走出一个女人,长相只能用惨不忍睹形容,带着厚重的眼睛,麻子脸,个字不高,身上穿的还是九几年的衣服,土的要命。
  “叫什么?”女人声音倒很好听。
  我发愣的看着女人,阴差毫不客气的又朝我踢了一脚,“问你叫什么。”
  “我叫胡一把。”
  女人四下瞅了眼货架,从众多货架里拿出一本书,翻找了几页,从我和书之间来回看了好几眼后,递给我一张纸条,“拿好批条,丢了投不了胎。”
  我瞅了瞅我手中的批条,唯一认识的只有一个黑点。
  接下来我第一次见识了黄泉路,果真上看不到日月星辰,下看不到土地尘埃,前看不到阳关大道,后看不到亲朋好友,比雾霾还牛逼。
  我不知道走了多久,唯一的印象长的要命。只能用走了很久来形容,我到了所谓的望乡台,看到我的葬礼,脸带微笑迎宾的瘸子,做饭的老妈。包括在灵堂打盹的弟弟和弟妹,自己面目全非被缝合好的尸体。看到了很多人,没有人因为我的死亡而表现的真心难过。我赶到庆幸的是,交往了两天的女朋友前来吊唁我。
  等等,我看到了一个胖子,拿着一瓶牛栏山,坐在我的棺材前,两个杯子,一个摆在地上,一个在他手里,一边喝着酒,一边朝棺材说话,时不时的抹抹眼泪,没想到关键时刻,唯一记挂我的只有兄弟刘能,活着的时候经常欺负他,现在想想心里真不是滋味。
  因为我的亲朋好友比较少,望乡台只停留了片刻,就被阴差押走了。当我接触到阴间的时候,我发现肯定有人把阴间泄露出去了,因为我所走的路正如这些人所说,有恶狗岭、金鸡岭。好在我手里有东西给他们吃。还有野鬼村,这里表现繁华,其实都是恶狗岭和金鸡岭出来的残破不全无法投胎的魂。
  喝了迷魂殿吐露真言的水,我到了真正的阴曹地府:酆都城。城中最醒目的十大殿,威严无比。
  到这里,之前押送我的阴差将我交给了殿前阴差就走了。
  这里和之前所经历的相比,让我有种难以言表的恐惧,在排队审讯期间,不断的看到一些好好的魂魄从殿里出来之后,变得残破不堪。
  轮到我的时候,哆哆嗦嗦的被阴差带进审讯殿,大殿里十多根粗壮的柱子上全是黑色头骨,两排阴兵笔直的排成一列,整个大殿没有鲜艳的颜色,仿佛都蒙着一层灰,实际上却又干干净净。

【2】住进鬼界堡
  “叫什么?”大殿正堂坐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大帽子遮挡住整张脸,看不清长相。
  “胡~胡一把。”我什么时候见过这仗势,早就被吓懵了。
  “我说你听,有不对的地方就说。”
  我连忙点头。
  阴官从做椅子上下来,走到我身边,许久才开口,“你这一辈子基本什么也没干,从出生开始,你爹为了赌钱能赢,给你起了个缺心眼的名字叫胡一把,他要是姓开,你指定叫开门红。你爹,因为嗜赌如命,欠了一屁股债,被追债的人追到山上,不小心从山崖上摔死了。”
  我继续点头,这是事实。
  “后来你妈带着你改嫁,嫁给了一个修鞋的瘸子,生了你弟弟,从此你成了累赘。十四岁自己出去闯荡,混了几年什么都没混到。你弟却因为瘸子老爹的老本买了房,娶上了媳妇,让你面子上挂不住。”
  自从我弟娶了媳妇,我基本上一年才会回一次家,主要是看看我妈就走,这个家让我感觉多余。
  阴官见我不说话,继续开口,“你着一生干的缺德事还真不少,小时候偷看隔壁女厕所,又给老师送恐吓信,长大自己创业,开始做起了夜市地摊,无证经营。后来又用地沟油。”
  “不对,我没用地沟油。”我马上反驳,地沟油这事不假,但没上餐桌。
  阴官继续说道,“被你的好友刘能换成了好油,被你骂的狗血淋头。死气摆列终于追了一个女朋友,人家嫌弃你没房没车,你骗她说你是正牌大学毕业,死前你和她连床都没上。”
  “等一下,我能问个问题吗?”我打住阴官的话。
  阴官点点,示意我说。
  “这些都能定罪吗?”我感觉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关键没人受到伤害,反倒受到伤害的一直是我。
  阴官顿了顿,“只是几百年没看到你这样怂的人,一时兴起就讲讲。”
  一万只草泥马在我额头上盘旋,狗屁的地府,这些人怎么混进这个位置的。
  “那我有什么罪吗?不能下十八层地狱吧。”
  阴官走回桌子,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