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亡魂列车(阴阳)

正在阅读:亡魂列车(阴阳)

《亡魂列车》作者:阴阳鬼生

文案:

回家前诡异经历,奶奶最后的遗书,

那些被遗忘的宿命,又要面对什么样的归途?

一个个的谜团,究竟是为了什么?

远古的秘境下,隐藏了多少的秘密?

那辆不知起点不知尽头的亡魂列车,又是通往何方?

在灵魂的颤音响起前,又该有怎么的抉择?



☆、第一章 奶奶

  
  列车像一个音符,铁轨则是线谱,交织出了灵魂的颤音。
  直到现在,我也无法想起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子的。乡里人说,我的到来促使了他们的不幸,母亲难产而死,但我还是活了下来。而后二年,父亲背我过河,突然发大水,父亲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把我扔上岸后,他便走了。
  事发之后,在那个不较落后的村落里引起了不小的恐慌,乡人更说我是祸害,孽婴。不过最后被奶奶拦住了,所以我是奶奶养大的,也就到我初中毕业。当然,这十以六年来,除了和奶奶在一起说过话,和其他人并没有说过太多的话。记得,村子里的人见到我都是一张冷脸,并且不准自家的孩子与我玩,从某种意义来说,我是没有童年的,所以我没有记清楚他们的名字和面孔。
  奶奶在那个村子里,还是相当有点威望的。听别人说,奶奶能与神沟通,他们说这种能力叫“过神,”意思是说,神能通过奶奶的嘴,告诉人们索要的问题答案。我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也问过奶奶,但奶奶笑而不答,我也没有
  兴趣继续追问。
  但是几乎每天都有人到奶奶家里来,有笑着回去的,也有哭着回去的。有一天,却来了一个糟蹋的老头儿,似乎是与奶奶认识,那天他和奶奶说了很久的话。最后老头才离去,而老头却看到站在卧室门口的我,竟皱起了眉头,然后看向奶奶,奶奶只是点点了头,老头像是想要说什么;但又闭口了,最后又看了我两眼,便离开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之后他在也没有到奶奶这来。
  也就是在这的六年后,我以一种逃避的心理离开了这呵伴我成长的村落。从此想摆脱掉那个灰色童年的栖息地,因为在那里除了奶奶外,再没有人值得我去留恋,去珍惜。
  就这样我来到了外面的世界,在这里我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寻到了挚友,甚至于爱情,过到了平常人的生活。我似乎忘记了过去,在这里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没有人敌视我,竟有种幸福的感觉。说实话,我很珍惜这样的生活,深怕这只是一个梦。
  这样的生活我过了五年,我知道这只是一个暂时的,但没想到却来的这么快。
  “喂,请问你是?”我接过电话问道,那边沉静了很久,才说了一句话。
  “你奶奶快不行了,她说她想见你最后一面。”听完这句话,身体一震,想哭却不出来,不知为何,心中很是跌落,艰难的坐在椅子上,为自己点了一枝烟。
  “怎么回事?”一旁打牌的朋友过来问道。
  看着自己吐出来的烟雾,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烟雾缭乱,最终消散在空气中。
  “怎么回事?怎么跟死了媳妇一样啊!你说啊!”刚才那人又问了一遍。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我只吐出了这几个字。
  那人听后一愣,之后便招呼其他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而我又陷入了沉思。
  醒时,地面已是一片烟头,那人坐在对面,嘴里还叼着烟,看向我笑道:“醒了!”我点了点头说道:“二毛,我明天准备回去一次,需要一些时间。”说完,二毛有点诧异的看向我,我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
  “嗯,你去吧,有什么事情,我先帮你顶着。”二毛拍着胸口保证到。
  明月当空,虽已到了九月份,但天气仍然热的有变态,一人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的繁华的都市,生有种陌生的感觉。
  夜已深了,远处点点灯火了。事太无常,有人悲,有人欢。
  想起电话里的声音,心里总是有些忐忑不安;突然想起打来电话的人是谁?是村里人吗?记不清楚了,时隔几年,有谁还记的我。但又有一个问题,怎么有人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彻夜难眠想了夜,不管如何,还是先回去,再做打算。
  当天空升起鱼白的时候,我已整里好行李,即将踏上归途坐在去火车站的出租车里,望着窗外远处的房屋,像是一樽樽鬼影在不断的移动,似乎像于之告别。
  天气阴沉沉的,如涂满的铅一般,看不出一点其他的颜色,心里骂了一声,怎么碰到这种天气,真是晦气。但管不了那么多了,又督促司机快一点。司机是个中年人,见我有些心急,便开口道:“小伙子,这几天可不是什么好日子啊!做事不能心急啊!”
  这时竟下起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点,打在车上哗哗作响。好在来的猛,去的快。在抵达火车站的时候,雨已经没有下了。但天空仍是那种铅色,没有丝毫的该变。
  前方的车站来来往往的,虽是刚下过雨,却仍然有许多人。看着这坐火车站,我竟有一种别扭的感觉,好像是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
  匆忙中,已没有时间考虑,慌乱的找到了售票窗。
  握着一张小小的火车票,心中很矛盾,自己很是想回去看看奶奶,但又不想回到那个村落中。童年的记忆被揭开,无疑都是嘲讽,羞辱的画面。
  摇头叹息了一声,便坐在有些拥挤的候车室里,不断的吞吐烟雾。
  嗯?突然间我竟看到本来被门拦起来的入口,竟然从中走出了一个小男孩!这是怎么回事?门是关的啊!一瞬间,刚才看到的小男孩对我笑了一下,就不见了。
  而这时,广播上说“d1256次列车发生车祸,一个7岁的小男孩在被火车碾压而死”
  听到广播后,心里有点发慌,这不就是说,自己刚才看到的小男孩不就是鬼吗?我一直都未肯定世上是否有鬼,但我也没有否定,难道自己今天撞见了吗?
  我揉揉了眼睛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手心不禁出汗,不断的安抚自己,刚才看到的都是假象,但无论怎么想,都不自觉的想到了那小鬼对我笑的样子。
  此时,突然觉的那笑容却犹显的异常恶毒。
  平息了心中的慌乱,心想什么样的鬼都是人变的,只是一个小鬼又有什么好怕的呢!如此一想,心中放心了不少。
  远处传来“轰轰”的列车进站的声音。顿时,整个候车室沸腾起来,起身看了眼远处的城市后,伴随着人流纷纷的赶到了站台那边,准备上车。

☆、第二章 列车
  
  染着淡绿色的列车缓缓进站,在一阵沉闷的声响之后,便停了下来,车门大开。绿漆已经快全部脱落,如果不是这辆火车仍然还在铁轨上,很难想象这样一辆残破的火车,还在使用。
  人流不断的从各个车门涌入,而我也终于在有些爆满的车厢内,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真晦气,怎么是这辆列车!”坐在我身旁的是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男子。
  “怎么?这辆列车有什么问题吗?”我诧异的问道。
  “本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不过,就在不久前,在这车上失踪了不少人,警方都出动了很多人,但都没有调查出什么来,连尸体都没有找出来。”那男子一边说,一边装做惊恐的样子,四周警惕着。
  “还有,你知不知道警方都封锁了消息,这个消息可不能随便在大庭广众之下乱说,搞不好被抓去放到牢里住几天,再把你放出来。”那男子补充道。
  “不是说封锁消息了吗?你怎么知道的?”我狐疑的看着他。
  “兄弟啊!你怎么这么傻啊,没听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啊!”那男子含情脉脉的说道。
  “这几天可邪乎了?老是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看到没,这可是我从高僧那里求来的!”男子指着自己的脖子处,我瞟了一眼,带着一个什么弥勒佛之内的护身符。
  “唉,看我门有缘,我就舍身救人,廉价卖给你吧!给你打八折,八十块如何,你看行不行?”男子以一种肉痛的表情说道。
  “啊,你给我了,你怎么办?”我故意问道。
  “没事,我这里还有不少。”男子笑道的把自己的被包一拉,一看里面全是一些各种各样的护身符。
  “尼玛,我勒个去。”我我以一种鄙视的眼光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子。怪不得,我越看这家伙,越觉的一脸的猥琐相,说着我就要抬脚去踹这家伙。
  “别,大哥,你听我说,我上有老,下有下的,你就可怜,可怜我吧!”猥琐男子双眼朦胧的看向我。
  “我干你妈妈的个神,鬼才相信你!”我实在是佩服眼前这男子的演技,估计已经出道很久了。
  “好吧。”眼前这男子瞬间冷静了下来,有可能觉得演不下去了。突然间,那男子把背包的另一个口袋拉链一拉。拿到我的面前,严肃的说道:“兄弟,听说最近抢匪很多,买把刀防身吧!”只见背包里全是一些匕首,而且竟然还有一把**。我靠,只感大脑一阵眩晕,有种想杀掉这家伙的冲动。
  “兄弟,你没事吧!怎么不说话了?”
  “估计是被你气成哑巴了。”我没好气的骂道。
  不过,这猥琐男子还不是一般的牛叉,在他的死缠乱打之下,钱包中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张红皮,手中多了一个护身符,和一把匕首!
  我则语重心长的说:“哥们,你可以去当外交部部长了,去把全世界的国土都变成中国的!”
  而那人更是一脸认真的说道:“嗯,兄弟,你这个想法很不错。”
  我狂晕啊!
  而对面坐